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首頁 / 制造行業 / 中國制造業 / 正文
 
廣告
 

他曾是重慶首富,如今81歲能否力挽狂瀾?

困境中的力帆能否憑借一己之力,化險為夷?

七月三伏天,重慶小雨連綿,連續多日溫度保持在20多度。濕潤涼爽的環境,讓重慶人民的這個夏天分外舒服。

然而,對于81歲的尹明善來說,這個夏天卻格外焦灼。

他創辦的力帆正處在輿論漩渦中:大額債務當前、股權大比例凍結、定增補血終止;業績下滑、利潤縮水;供應商討債,經銷商維權……雪上加霜的是,新的產品線和商業模式尚未走入安全地帶。

最新消息是,7月25日晚間,力帆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根據《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有關規定,統計了近12個月內未披露的累計發生的涉及訴訟(仲裁)事項,涉及金額合計人民幣14.23億元(其中:未考慮延遲支付的利息及違約金、訴訟費等)。

面對紛繁復雜的汽車市場,尹明善似乎有些力不從心了。

“八旬不退,力帆衰頹;后繼有人,力帆騰飛。力帆走過彎路,愧把客商辜負;而今走上坦途,工廠客商同富。商家關照,力帆榮耀;力帆妖嬈,老尹逍遙。”在一次新車發布會上,尹明善曾透露出隱退的想法。兩年前,2017年10月底,他把董事長的權杖交給職業經理人牟剛。

不幸的是,牟剛上任的第一個財年,中國車市就出現28年來的首次下滑。如何帶領力帆走出困境?置身漩渦的牟剛拒絕了《中國企業家》的采訪請求。

據《證券時報》,接班后的牟剛曾表示,“他(尹明善)是珠穆朗瑪峰的話,我可能只是四川盆地。”

作為第一代民營企業家,尹明善從圖書生意做起,經歷了摩幫的崛起、輝煌和衰落,又邁入汽車制造的深水區,力帆股份成為第一家IPO的民營車企,市值曾達100億元,尹明善也一度被貼上“重慶首富”的標簽。
業界習慣稱尹明善為“老爺子”。他不抽煙、不喝酒,平時好一口西紅柿雞蛋面。退休后,他的愛好是彈鋼琴、學英語,沒事帶帶孫子。

中國商界以往很少有人像他一樣,奮斗到近八十高齡才退休。實際上,力帆的現狀或許讓他無法實現真正的退休。即便在權力交接后,每一年的股東大會,他仍然會坐在最中間的位置,思路清晰地回答各種問題。

眼下,大廈將傾。困境中的力帆能否憑借一己之力,化險為夷?

四面楚歌

力帆汽車鴛鴦生產基地,中午12點多,原本正是熱鬧的午飯時刻,工廠門口卻無人進出。廠區內已經停產,緊挨著工廠的一家力帆經銷店也已經關門。

力帆已將這一15萬輛乘用車項目的生產基地以約33.15億元的價格出售給了重慶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

“債務問題并沒有那么悲觀。對于力帆的債務來說,這33個億已經可以覆蓋很大一部分。”力帆企劃部工作人員告訴《中國企業家》。

上述工作人員告訴《中國企業家》,出售這一地塊的重要原因是,力帆乘用車選址建廠時,該地區較城區尚屬偏僻之地。歷經十幾年的城市化發展,力帆乘用車現有廠區的周邊,已圍建并形成住宅區和風景旅游區,廠區的環保壓力、交通運輸壓力越來越大。

此外,力帆還在去年12月將旗下子公司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100%股權以人民幣6.5億元的價格轉讓給了造車新勢力車和家。

顯然,力帆的發展出現了問題。尹明善和他創立的力帆,或許正在經歷27年以來最大的資金危機。

在股權轉讓消息披露之前,力帆股份還發布了《關于獲得政府補助的公告》,公告稱公司自2018年7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共收到政府補助1880余萬元,涉及新能源補貼、企業研發投入補貼、科技創新獎勵等。

然而,這是杯水車薪。

力帆的營收、總資產、利潤均出現下滑。2018年力帆股份的營業收入約110.13億元,同比下降12.6%;總資產約279.05億元,同比下滑7.0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約-21.5億元,同比下滑1047.68%。
同時,負債高企。2019年一季報數據顯示,力帆股份流動資產121.97億,流動負債184.15億。賬面貨幣資金僅有49.68億,而短期借款卻高達89.38億。

雪上加霜的是,力帆已有的股份絕大部分被凍結。根據力帆股份6月15日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6.2億多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47.24%。凍結股份數量6億多股,占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為97.28%,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45.96%。

開源方面也并不理想,無論是傳統乘用車還是新能源汽車,力帆的產量和銷量均大幅“腰斬”。力帆股份7月15日晚間發布公告,6月份公司傳統乘用車銷量為1075輛,同比下降88.62%;新能源汽車銷量為246輛,同比下降69.29%;摩托車銷量為55910輛,同比增長18%。

壞消息還在接踵而至。

力帆員工李洋告訴記者,前不久,力帆廠區內大面積停著新車,半價促銷。“盡管如此,買者寥寥。”

時值“國五車”降價去庫存之際,“半價售車”被認為是力帆去庫存和變現回籠資金的舉措。但這引發了更多的問題。突如其來的降價,讓經銷商失去了競爭力,同時,力帆一直不上線國六車型,這又讓經銷商面臨斷檔。矛盾集中爆發,力帆汽車在各地的經銷商紛紛“維權”,要求退網。

經銷商陳先生稱,力帆降價售車,擾亂了已有的價格體系,公司不得不跟著降價。除此之外,經銷商還遇到了一系列其他問題,如產品質量低下,邁威等車型發動機、變速箱、電路返修率奇高。

從兩輪到四輪

力帆的重慶北碚廠區,摩托車發動機生產線上工人有序地在流水線上工作著,一臺臺摩托車發動機成品被裝箱,等待運往國外。工廠內的墻壁上用大紅色油漆寫著標語:“不抓品種,一窮二白;不抓質量,天誅地滅。”上述企劃部工作人員稱,力帆的摩托車發動機仍然盈利,是力帆主要利潤來源之一。

這是力帆起步的地方。

1992年,55歲的尹明善結束了他的圖書生意,在家人的反對聲中,毅然拿出20萬啟動資金,注冊成立了“轟達車輛配件研究所”,開始創業做摩托車。

其時代背景是,上世紀80年代“軍轉民”政策出現,為民間資本大規模介入提供了政策支持。彼時,汽車是奢侈品,自行車行駛不了長距離,快捷的摩托車便應時而生成為時代的寵兒。作為三線建設制造基地的重慶,一批軍品企業如嘉陵等皆轉型生產民用摩托車。

重慶一大批摩托車制造企業因此先后崛起,重慶摩幫的黃金時代,也造就了尹明善、左宗申等一批摩幫巨頭。

1992年初,左宗申成立宗申公司進軍摩托車發動機領域。同年,尹明善從建設集團購置零件,做起了摩托車組裝。1993年,涂建華領導的隆鑫研發出自己的第一臺發動機。

尹明善很快在市場占據一席之地。創業之初,國內生產摩托車的大企業如新大洲、錢江、港田等都采用轟達的發動機。僅1995年,轟達就賺了1500萬元。

1997年前后,尹明善的“力帆”獲得工信部頒發的資質,宗申和隆鑫也都通過不同方式推出了自己的摩托車品牌,重慶民營摩托車行業“三足鼎立”格局形成。

與此同時,尹明善開始走出中國。他用了兩年時間,拓展到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摩托車年產銷兩百多萬臺。1997年,重慶摩企進軍越南,3年內占據其80%的市場份額。

這是力帆和重慶摩幫的高光時刻。截止到2001年,僅摩托車發動機,力帆就賣出了184萬臺,收入超過38億。重慶摩托車產銷量連續多年位居全國榜首,2002年達到頂峰,產銷量占國內市場的2/3,占出口市場的1/2。

猝不及防的拐點在2003年到來。國內多地“禁摩”,重慶摩托車產業急轉直下,越南市場也開始關閉,這一年,重慶摩幫出現全行業虧損,并走入拋物線下滑的灰暗階段。

逆流之中,65歲的尹明善選擇了汽車產業。2003年8月,力帆收購了重慶專用汽車制造廠80%的股份,將企業名稱改為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后增持到95%。

3年后的2006年,力帆首款轎車面市。

談起這3年,尹明善曾在公開場合說:“我們的研發隊伍不像大廠商那么齊全,在開發新車型過程中,技術問題讓我們寢食難安。”他回憶,力帆造車之初確實鬧了不少笑話。如后排沙發非標準化設計導致乘客上下車不方便,儀表燈光倒映在擋風玻璃上造成安全隱患,甚至因設計誤差導致方向盤和駕駛座椅都沒對齊,需要駕駛員斜著身子開車等。

2010年11月25日,力帆在上交所上市。尹明善形容大器晚成的自己“像上京趕考的范進”。范進前半生窮困潦倒,54歲終于中舉。而尹明善上下求索幾十年,企業上市時,他已是73歲。

尹明善充滿信心:“財富帶給我的就是平臺更大了,以前力所不能及的事情,現在可能可以干了。”

的確,上市前一年,力帆的汽車銷量只有4.3萬輛。同年,力帆股份產銷摩托車66.25萬臺,已經達到行業的第三,出口位居行業第二。

在吉利、奇瑞、長城、比亞迪等自主品牌的重圍下,稚嫩的力帆汽車如何突圍,并獲得核心競爭力,是企業發展的關鍵。

然而,李洋稱,力帆留不住核心的技術人員。“技術高管更換得很頻繁。老爺子曾三顧茅廬去請來的通用汽車高管,待了一年就走了。制度和獎懲不明,推進項目也是問題繁多。”他稱,“這也使力帆的產品以模仿為主,質量也沒有持續改善。”

2008年,尹明善注意到一個彎道超車的機會,他將戰略重心轉到了新能源上。“新能源起不來,力帆這個公司就起不來。”尹明善曾對力帆的未來如此斷言。

力帆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方向主要有開發輕量化純電車平臺、投資鋰電芯等。為了促進電動車的發展,力帆股份還曾嘗試過推行“換電”模式。

2016年,被業界視為力帆新能源汽車走入下坡路的轉折點。公司發布公告稱:經財政部查處,公司2015年共有2395輛汽車不符合新能源汽車申報條件,涉及中央財政補助資金1.14億元;財政部決定對這2395輛新能源汽車中央財政不予補助,并取消了公司2016年中央財政補助資金預撥付資格。

力帆股價應聲連續下跌,這一年公司的凈利潤也創下上市以來的新低。2019年前5個月,力帆股份的新能源汽車銷量僅為1011輛,同比暴跌57.77%。

力帆的新能源汽車戰略似乎進退兩難。

接班人的挑戰

2017年10月30日,滿頭白發的尹明善穿著公司上市時曾穿過的同一件中山裝,出席第四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可見他對這個場合的重視。還有不到三個月,他就80周歲了。

第二天,力帆股份發布公告,第四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選舉牟剛擔任第四屆董事會董事長。1998年,大學畢業的牟剛加入力帆,從外貿業務員起步,至今已有21年。

公開報道顯示,對新上任的董事長、總裁及其高管團隊,尹明善說了5點要求:“要起帶頭示范,要廉潔,要自律,要開拓,要進取。”
彼時,新任董事長牟剛稱:“現在處于一個互聯網、共享經濟、大數據、云計算等發達的時代,一定會孕育出偉大的企業,力帆將是這個時代最好的產物。”牟剛說,未來公司將有兩大戰略,一是仍把新能源戰略作為重要的戰略,其二是力帆的全球化戰略

如今,力帆集團的網站上,列有新能源、汽車、摩托車、動力四大板塊,新能源位列第一。

力帆集團提供給《中國企業家》的一份最新材料稱,力帆正進行兩大轉變:一是產品線結構調整,淘汰落后的傳統車型,加大新車型的研發;另一方面力帆正積極響應國家政策,積極布局新能源汽車產業,舉全集團之力發展新能源汽車,發展綠色經濟。

“我們發現城市內末端物流市場,存在較大的市場需求,于是我們在原微型面包車基礎上進行電動化改造,推出了電動物流車,很好地滿足了市場需求,也淘汰了低端產能,有效盤活了資產。”

材料還稱,力帆從技術和商業模式上,對新能源進行一系列探索。針對充電電動車的里程憂慮、電池憂慮、充電難等問題難以有效解決,力帆推出了快速換電+能源運營相結合的模式,“大大提高電動車運營效率”。

“力帆旗下的盼達用車,就是采用力帆快速換電電動車作為分時租賃用車,并增加智能化、網聯化配置,實現網上下單、結算、自動解鎖開啟、遠程監控等一系列智能功能……盼達用車運營不到兩年,注冊用戶已近500萬,投放車輛規模和各項運營指標都居國內外行業前茅。”

盼達用車的確是力帆十分用心經營的一個項目。力帆股份2017年年報還曾披露,盼達用車除私募股權融資外,還將進行融資租賃、ABS以及其他債權融資,并著手上市股權架構的搭建和上市計劃的推進。第三方機構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9年1月共享汽車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1月,GoFun出行、EVCARD、盼達用車位列共享汽車APP行業滲透率前三。

但另一方面,共享汽車更是一個燒錢的買賣,不但經營難度較大,盈利模式也尚未成熟。在整個行業幾乎都在虧損和收縮的大環境下,資金緊張的力帆想走通這個模式,困難可想而知。

今年7月,據新京報,盼達用車被曝押金難退。對此,盼達用車方面回復《中國企業家》,目前盼達用車正常運營。“押金為違章保證金,如果用戶想申請退款,需要在最后一個用車訂單結束的30個工作日后申請,申請后15個工作日到賬。”

與力帆相比,摩幫三巨頭中的另外兩家走了不同的道路。2002年,隆鑫進軍房地產業,一度在重慶房地產業位居前四。宗申集團則繼續堅持做摩托車制造。近幾年,商業觸角擴展到通航、新能源等領域。

宗申集團董事長左宗申曾告訴《中國企業家》,宗申的目標是成為全球最大水上飛機運營商、世界領先的通航飛機制造商、中國首家水飛行業的上市者。

為此,宗申集團并購了包括北美地區最大的水上飛機運營企業在內的多家通航領域企業,目前擁有68架飛機,在運力和運量兩項指標上已超過此前全球最大的水上飛機運營企業馬爾代夫TMA集團。

相比之下,力帆的處境更令人心焦。

尹明善說過一句話:“壩不夯實,萬人遭殃;廠不管嚴,千人下崗。”有知情者告訴《中國企業家》,對于企業現在的困境,尹明善仍然對公司提出了一個要求:不裁員,不欠薪。但因計件工資帶來的收入減少,有不少員工在當班輪次之外,兼職做其他工作增加收入,比如開“黑車”。“希望老爺子能盡快改變現在的困難處境。”在離力帆不遠的一個十字路口等著拉活的力帆員工吳軍說。
(文中采訪對象李洋、吳軍為化名)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geajcf.icu)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竟彩分析